中国第一PUA——浪迹成长史(七十一)四面楚歌,大祸将至

原创 xiuxing  2020-01-19 22:06  阅读
PUA泡学网旨在帮助男生在社交中给与之相爱的女生带来真正的爱情体验,不让大家因为不会跟女生聊天,或是木讷呆板,或是自卑懦弱而错过自己最爱的人。同时我们将继续传递正确恋爱价值观,坚决抵制不良PUA和五步陷阱,还“两性情感”一个真正纯净健康的社交环境!


上一篇:中国第一PUA——浪迹成长史(七十)三驾马车的不辞而别

下一篇:中国第一PUA——浪迹成长史(七十二)



这辈子我跟很多女人打过交道,自认为很能够判断她们的一言一行。

 

而跟男人打交道的时候却不多,我觉得没必要,因为我自己就是男人,难道还不了解自己吗?

 

那些因为敬佩我做人做事而汇集在我身边的兄弟们,他们应该了解我是什么样的人,尤其是在我们创业初期,一无所有的时候,加入进来的兄弟,不图名不图利,只是为了完成一个共同的理想和目标。


坏男孩全套泡妞课程,实战把妹聊天套路,让你快速掌握跟女神聊天的秘诀,两周蜕变撩妹高手!
立即点击,查看泡妞课程核心内容

 

2017年中旬,我们几乎达到了曾经希望达到的样子:一时在中国男性情感行业风头无二,占据了国内70%以上的市场,环顾四周没有任何竞争对手。

 

而我也实现了我曾经许下的诺言,我给公司的十大导师,每人买了一辆保时捷。

 

那些加入行业慢则三四年,快则一两年的兄弟,几乎是在一眨眼的时间,就拥有了这些财富,而在这之前,他们也许是在各行各业混的不如意的Loser,又或者是为情所困的屌丝,他们的价值观会经历一次翻天覆地的洗礼。

 

我曾经也是这样,我从一个屌丝一路走来,从一个没钱没势没人搭理的路边野狗变成SPACE中心卡的目光焦距。在这段过程中,我的人生观、价值观被一次又一次的冲击,仿佛暴风雨中的一叶孤舟。最终,我熬了过来,我没有在纸醉迷金中迷失自己,坚守了自己的本心。

 

也许因为我的心中有更大的梦想,而这实现梦想的过程,带给了我无与伦比的快感和兴奋。让其他金钱物质美色带给我的快乐相比之下小之又小。

 

最终我熬了过来,具备了驾驭这些财富的能力。

 

我希望他们能够走过我走过的路,在欲望面前克制住自己的本心,能够奋发努力,快速提升自己,让自己的能力能够匹配得上自己的收入。我相信,我能走过来,他们也可以。

 

结果,是我想太多,每个人都不一样,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我。

 

2017年9月的那篇报道后,我们的业绩每个月都在下滑。

 

我从2011年进入这一行,市场起起伏伏我经历的太多,我也明白没有永远的一帆风顺,很多时候都必须在逆境中艰苦奋斗,才会有最终的胜利。但是那些新晋导师并不了解这一点,他们入行即是希望,自认为业绩会一个月比一个月更高,这个月买了保时捷,下个月就想着换法拉利。

 

最终,公司出现问题的时候,他们没有跟我站在一起,选择了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离我而去,他们忘记了曾经许下的诺言,甚至选了一个我没办法及时止损的“好时机”。

 

离开后的“三驾马车”立马创建了新公司,带走了很多因为我而关注到这一行的客户,自立门户。

 

这让我们损失巨大,七天之后,我从看守所出来,我们每天的业绩已经滑落到了之前的一半。

 

第一时间,我讲了YY,没想到,网上全都是唱衰我们的声音。

 

“三驾马车都走了,浪迹教育要完蛋了。”

“浪哥,你们是不是要倒闭了?”

“不敢报名了啊,浪迹的导师都在出走。”

 

看着这些声音,我内心痛苦万分。我没有怪他们,毕竟人各有志,从小倪型男走的那一刻起,我早已做好了准备。

 

我始终坚信一点:时间会说真话。

 

两年过后,从浪迹教育分离出去最出名的“三驾马车”和“君子导师魔卡”一个宣布团队解散,一个宣布破产,退出情感行业,而其他的众多活跃在2017年的“十大导师”都已销声匿迹。

 

而浪迹教育改名浪迹情感后,仍然义无反顾的前行在中国男性情感教育的第一线。

 

当年,我知道,他们的出走,是跟我的选择息息相关。

 

2017年8月,我看到很多外部关于我们这个行业的报道,当我对把这个行业带出我们自己的圈子而一筹莫展的时候,让我始料不及的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猪精男”,把我们带了出来,以一种极其反面的形象,让我们成为了众矢之的。

 

我懊恼,又有点庆幸,我看了看镜子中我肥头大耳的样子,想想如果换作是我,可能也同样被这样攻击。因为:我也很胖很丑。

 

 

我的思想开始转变。王聪思因为有钱,所以他天天换女朋友成了国民老公;陈西冠因为长得帅,所以他天天换女朋友成了男人楷模。而网上一个长得胖乎乎没有什么钱的人,因为换了很多女朋友,被骂成了猪精男。

 

有钱有颜的男生和女生在一起,就是你情我愿,自由恋爱。长得丑没钱的男生和女生在一起,就是骗P猪精男。这就是大众的价值观。

 

我慢慢颠覆了曾经我认为的女人找男朋友的核心应该是好玩有趣与众不同,而不应该把爱情跟颜值和金钱挂钩。

 

因为只有人格魅力不会受到时间和时代的影响,再帅的脸二十年后也会布满皱纹,再大的事业也可能面临破产的风险。

 

这些舆论的走向,让我明白一个道理:在中国,大众的爱情看的第一顺位,还是“颜值”和“金钱”。

 

对于我这个慢慢走向公众的人来说,考虑的更是应该从“自己”慢慢偏向于“公众”。想要在事业上更上一层楼,我必须扭转大众对我的看法。

 

所以从2017年8月开始,我做了一个决定:改变我的形象。

 

我每天把几乎所有心思放在了如何重塑我的体型和提升我的颜值这两方面,除了这以外,我还要跟不同的女生相处,以此来判断体型、颜值的提升到底在两性相处中能有多少提升。

 

我去公司的时间一下变少了,兄弟们天天看不到我的人,开始慢慢抱怨,大家都觉得我赚了钱自己去潇洒了,而他们每天在苦逼工作,最终,也造成了“三驾马车”的离开。

 

多年之后,我开始反思,我是不是做的太过了,这么多兄弟跟着我,我却抛下他们不管。但是直到今天,我也不后悔我的选择,如果历史可以重来,我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

 

为了扭转大众对我们的偏激认识,我每天花三个小时以上的时间健身,用其他时间研究健身相关的事。那段时间,我流的汗比我过去十年加起来还多,每天活在肌肉的各种酸痛之中。每个夜晚饿的在床上打滚。

 

还好,我坚持了下来。多年的学习经验也让我没有走弯路,我在第一时间请了私教,这让我在每天高强度的训练中,没有因为伤病而影响我的进度。

 

同样,我也没有因为公司接二连三出现的问题影响我的进度,我一意孤行,持续把时间花在健身上面。

 

四个月后的2017年12月,我体重从170下降到140,臃肿的大肚腩消失不见,四块腹肌若隐若现。

 

 

我疯狂健身,带来的后果是,公司的业绩下跌了60%,员工从400人骤然下降到只剩200多人。

 

许多年后,《人物》杂志的记者问我为了健身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到底值不值得。

 

那时候我对这些早已看淡,我笑了下,告诉她之所以她会问这个问题,是源自于对我进入这一行的动机完全不了解。

 

“一开始进入这一行的时候我仅仅是为了打击骗子,等赚钱的时候我花光了所有赚来的钱还借了20万,买了一辆法拉利,只是为了研究到底豪车在两性中的作用有多大。我做的所有的一切,只为了一件事:用尽全力去了解两性相处的秘密,并且把这些经验总结出来给到在情感中有困惑的男性。至于公司做多大,能赚多少钱,从来不是我首要考虑的问题。而如今,大众对我们有了偏激的认知,我的首要目的是扭转大家的看法,而不是花心思去思考我每个月的业绩下降了多少,少赚了多少钱。

 

我对着她说了一通,也不知道她听懂了没有。

 

当然,我没有告诉她,虽然我没钱了,但是我变帅了,从而看到了之前不曾看到的神奇的一面,以至于我对女生有了全新的理解,之前几年都缓慢不前的认知,百尺竿头又更进一步。

 

但是2017年,我面对的却要艰难得多:市面上全是我们这个行业的负面报道,我们受到的影响首当其冲;业绩每个月都在下降,各个导师都纷纷离去;导师纷纷离去,业绩更是一降。

 

浪迹教育仿佛大厦将倾,但是终于,在最困难的时候,我健身归来。

 

四个月的时间,我从一个油腻大胖子,变成了一个健康小鲜肉,大家再一次被我所激励。那些观望、疑惑的兄弟,又重新开始相信我,相信浪迹教育。

 

 

同时我每天也不用再花那么多时间健身,我只需要每天一个小时加上控制饮食,就可以维持当前的体型。

 

我又重新回到了第一线,拍了很多新的节目,浪迹教育终于在将倒之际,又重新站了起来。

 

我们的业绩总算稳住了,时间步入了2018年,仿佛万象更新,一月过后我们盘点业绩,已经较之上一年的12月提升了30%。

 

“我们大概能在三月左右回到之前的普通水平,虽然离峰值还有很大一段距离,但是现在走得更稳了。”当时我们的运营自信满满的跟我说。

 

我也觉得正是如此,在公司最艰难的时候,走了一帮因为利益而聚集的人,剩下了一帮愿意跟我们艰苦奋斗的兄弟,相当于跟我健身一样,甩掉了一身没有用的脂肪,剩下了精壮的肌肉。

 

虽然我们体型小了,但是我们更健康,意味着我们的天花板如今变得更高。

 

公司内部的问题得以解决,我们重燃斗志和信心。

 

但是外部却愈演愈烈。网上出现了一个化名阿澜的热心网友,他花了一个月把我所有的YY研究了一遍,把我所有不合时宜的话剪辑成了一个视频,放在了微博上。

 

我们的公关第一时间看到了这个视频,他在我们的内部群里发了,问我们要不要处理。

 

“我觉得不用处理。”饺子笑嘻嘻的对我说。“哪有人这么傻,他们只要看了这个视频,一好奇关注你,就会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实战派。”

 

我也看了那个视频,几乎全是断章取义,我觉得不太好,因为在视频里我的形象太糟糕了,已经算是对我的诋毁了。“我觉得还是找他删了吧。他这样搞,女生看了我连朋友都耍不到。”我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哎呀不用,你就牺牲一点嘛浪迹,你本来就做这一行,还谈什么恋爱。而且,清者自清,他粉丝都没有,谁看嘛。”饺子在一旁煽风点火。

 

我想了想,有道理,于是没有去处理这个视频。

 

但是没想到事情的发展超出了我们所有人的预料,2018年2月6日,一个叫“新氧”的APP写了一篇批判“PUA”的文章,顺便带上了我,同时引用了这个我的合集。把我黑得体无完肤。

 

2月7日,共青团微博转发了这个视频,点了我的名。

 

2月9日,一切都那么平常,平常的天气,平常醒来的时间:十二点,我被一阵平常的敲门声吵醒,饺子的声音“浪迹,出来拍节目了,我们视频部的都到了!”

 

“知道了!”我昏沉沉的回了一句,把旁边压在我身上女生的腿挪了挪,撑了起来。拿过手机,睡眼朦胧下,我看到了三个未接来电,来自于同一个028的座机号,我以为又是什么推销电话,想了想,还是回了过去,“喂,哪位?”我声音有点不耐烦。

 

“我们这里是成都市曹家巷派出所,王环宇,我们去你家找你,你怎么不在?”电话里传来一个中年人的声音。

 

听到是警察的电话,我的睡意一下就没了,我一个激灵,端坐了起来,“哦,我没有在那边住了,警察同志。”我清了清嗓音,毕恭毕敬的说。

 

“你能不能过来一趟?”电话里他的态度挺好的,我不禁有些错愕。

 

“请问,是因为什么事?”我在脑袋里翻来覆去想了半天,实在找不到任何警察会找我的原因。

 

“哦,这边有个视频,需要你配合调查一下,就问你几个问题。”电话里的声音轻描淡写。

 

“是什么视频呢?”听到是视频,我更想不出有任何视频会惊动警方,我们公司法务部三个人,做的事就是对我们分发的视频层层审查,避免出现有任何法律风险的画面或者语言。

 

“电话里不好说,你来了看了就知道,是关于你的。你在不在成都嘛?”电话里的他不愿意说太多。

 

“我在成都,但是我们现在要拍一个节目,可不可以明天来?”我想想应该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可能是因为之前的实战视频有拍到女孩子的脸,有什么不妥当之处。

 

“你在成都,最好是今天来嘛,晚点也没事,等你。”电话里的警察同志态度很好。

 

我想想也是,早点解决,于是答应了,跟他定了六点见面。

 

挂了电话,我越想越奇怪,如果是小事,他应该直接给我打电话,而不是先去我家。

 

“这不是在抓我吗?”我一下有点慌神,套了个裤子就冲出了卧室。

 

“饺子!。。。”我冲出去才发现,客厅里黑压压的坐了一票人,视频部的兄弟们都在,我立马把下半句话吞进了肚子。

 

饺子也看出来了我的惊慌失措,他用一种疑惑的眼神看着我。我冲大家点了点头,立马把他拉进了他的卧室。

 

“刚刚警察给我打电话了!”关上门,我立马把吞下的半句说了出来。

 

“又是什么事嘛?”饺子慢条斯理的说,一点都不慌。

 

看到他这个表情,我更急了,“我不知道,这一次感觉跟之前不一样!”从去年8月我们这一行被黑化后,我们作为龙头老大,已经接到不少警察、网信办的电话了,都是一些例行的询问,甚至有警察去过我们办公室看过,也没有什么问题。所以我能理解饺子为什么如此轻松,我之前轻松答应去警察局,也是源自于此。

 

“怎么不一样了?因为什么事?”饺子看我这么急躁,神情也变得严肃起来。

 

“电话里警察先是问我为什么不在家,说明他们在打电话之前先去了我家,这不是正常例行询问的流程,这是在抓我啊!电话里说因为视频,你想下,是什么视频?”

 

“视频?我们能有什么视频?我们对外全都是正能量的,群里面也天天发公告,不准他们发那些,有什么视频能查到你?”饺子听到这个,也觉得事情有点严重,但是想了半天,却没有一点思绪。

 

“我就是不知道啊,要不我不去算了,这马上要过年了,过完年再去看看?”我心里一直有着一种说不清的阴霾笼罩着,我的第六感让我有着不好的预感。而且在电话里,警察给我的感觉并不是很急着找我。

 

“你又没事,怕啥子?你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情啊,难道。。。是你跟女朋友拍的PaPaPa的视频被看到了?”饺子越说越不靠谱。

 

“我PaPaPa的视频他们怎么会有,我崩溃了,再说我自己拍了自己看,不犯法吧。”我一阵无语。

 

“那到底是什么视频,反正你又没犯法,你怕什么,去一趟呗,估计也就是问几个问题。”饺子眼睛转了好几圈,想了半天,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我无话可说,“就算去,下午也没心情拍节目了,我把文律师叫来陪着我吧。”

 

“只能明天拍了,我给视频部的人说一下吧。你给文律师打个电话,然后,”饺子看了我一眼“然后你收拾下啊,把衣服穿好嘛。”

 

“好好好。”我拉开门,进了我的卧室,一边洗脸,一边给文律师打了电话。

 

“王总,我要一个小时才能过来哦!”文律师说道。

 

“没事,等你,我跟那边约的六点,来得及。”我把电话开了外放,放在旁边,带着隐形眼镜。

 

“好,那我现在来国金豪庭。”文律师挂了电话。

 

我洗了个澡,出来,冬日的阳光透过我的落地窗照了进来,让我身上暖暖的,“应该没什么事。”我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啪”我拍了下床上女孩裸露出来的半个屁股,“还睡呢,起来了,我要出去办点事。”

 

她吃痛地哼了一声,随即转身慢慢坐了起来,揉了揉头发,把被子朝胸上拉了拉,对我撅了撅嘴“今天干嘛起来这么早?”

 

我没有心思哄她,催促她快点去洗漱,她一脸不情愿的去了浴室。

 

我穿好衣服,拉开卧室的门。饺子悠闲的躺在沙发上。

 

“我有不好的预感。”我心里还是惴惴不安。

 

“我陪你去。”饺子淡定的说。

 

“好!”有他的陪伴,我稍微有点心安。

 

我在他旁边坐了下来,透过窗外,太古里的人流依然熙熙攘攘,我们就这样静静等着文律师的到来。
 

坏男孩全套泡妞课程,教授恋爱心理学,把妹技巧,聊天,邀约,私密空间,核心自信。没钱?不帅?也要让女神倒追你!

立即点击,查看泡妞课程核心内容